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教学教研 >学术论文
    教师读书的误解与破壁
    发布时间:08-12-19     发布者:nhfz     阅读次数:885

    这几年,许多人都在倡导中小学教师要大量读书,在教育改革不断深化的今天,关于教师读书这件事,我们真的想清楚了吗?在我看来,关于读书有三大问题:为什么读书读什么书怎么读书,除了怎么读书更多属于见仁见智的开放题外,在另外两大问题上,我们似乎都不无误解。


      常常见到这样的说法:教师更多地读书,是为了做好教育工作。因为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必须要有一桶水。诚然,教师从事的是文化事业,只有更多地读书,不断充实自己,才能做好教育工作。但是,把教师的阅读仅仅定位为为了做好教育工作,似乎并不妥当。著名法国作家福楼拜有句名言——“阅读是为了活着。加拿大学者阿尔维托·曼古埃尔在其《阅读史》中引用了这句话,继而写道:我们每个人都阅读自身及周边的世界,俾以稍得了解自身与所处。我们阅读以求了解或是开窍,我们不得不阅读。阅读,几乎就同呼吸一样,是我们的基本功能。对于传道授业、化育人才的教师来说,读书不仅应该是生活中的一种行为,更应该是生命的一种形态。这样看来,福楼拜的话也可以倒过来说——“活着是为了阅读。从这个意义上讲,教师的阅读本身不应该有什么功利化的目的,即使这个目的很好、很崇高。对于教师这一人群,应该用得上亚里士多德的名句——“所有人在本性上都愿求知


      有人说:读书是为了使人的气质高雅、文雅、脱俗,学习则是为了立身处世;读书是为了丰富心灵,研究则是为了取得成果。对于中小学教师来说,在解决不读书问题的同时,还需要解决不读没用的书的问题。如果教师阅读的目的仅仅定位于为了做好教育工作,那么很有可能导致教师阅读的窄化、浅化。教师可能会更加热衷于教育技巧的效仿、教育资源的累积,却忽视了其他对于教育更有价值的东西。在阅读的方向选择上,教师可能更倾向于读那些短期阅读便能见效,拿来就能管用的读物,而放弃对自己的整体素养有培元固本意义的书籍。想做好教育工作,不仅需要教师有高超的教育技巧和丰富的教育经验,更需要教师有厚重的文化积淀和多彩的精神世界。只有思想才能引发思想,只有智慧才能启迪智慧,只有丰满的教师,才能教出立体的学生。这一切都需要教师广泛而高质量的阅读,那种定位于为了做好教育工作的阅读,即使做得再好,也很难承载这一使命。


      近日,在一位著名特级教师的博客上,看到了这位历史教师多年阅读康德著作的感受。这不禁引发了我的另一份思考——中小学教师需要读这样高深的著作吗?特别是这些著作根本与教育不相干,那么教师还有没有必要花费本已非常珍贵的时间去读它们?我想,有些人对此会抱否定的态度,在他们看来,中小学教师即使需要广泛、非功利的阅读,也不必阅读过于高深的著作,而应以相对通俗易懂、适合中小学教育教学工作的书籍为主。


      这种判断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小学教师的工作要比大学教授的工作简单。然而,我们必须注意到,中小学教师的课程在深度上或许比不上大学教授的课程,但是其工作的复杂程度和困难程度,比起后者来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某种意义上讲,所教年龄段越低,教师的工作就越复杂。授脚下知识,现顶上智慧,教育作为一种思想、情感的活动,在它的高精尖程度上,中小学教师是绝不逊色于大学教授的。


      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小学教师也需要,或者说更需要阅读一些高深的著作,特别是一些具有伟大的心灵和伟大的头脑思考而创作出来的著作。因为,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分享到真正的智慧、真正的思想和真正的深刻;只有这样的著作,才能像卡尔维诺说的那样乔装成个人或集体的无意识隐藏在深层记忆中;只有与这些著作的作者对话,甚至对他们发起挑战,我们才能真正通过阅读塑造自己。正如前面提到的那位历史教师,多年阅读康德,也许并不能为他的教学增添太多的素材和内容,却使他有了超越同侪的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最终获得了成功。正如黑格尔所说的,哲学就是哲学史本身。想要把自己的体会和经验上升为思想,就必须拥有化的能力;想要拥有真正的思想,就必须与别人的思想交流碰撞。


      如此看来,当我们思考教师作为知识分子的责任的时候,不妨读一读卡尔·波普尔和殷海光;当我们求解教育公平的时候,当然要看一看约翰·罗尔斯的著作;当我们整天谈论人文精神和人文主义教育的时候,阿伦·布洛克和约翰·杜威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名字;当我们思考学校教育的时候,听听爱弥儿·涂尔干和张伯苓的意见非常必要;而当我们关注自身发展的时候,当然不能忽略苏霍姆林斯基和李·舒尔曼的思考……确实,如果能有一本书,以简短的篇幅提供给我们精选的思想财富,并提示我们进一步深入阅读的门径,那对于中小学教师和关注基础教育的人来说,就是一种真正的福音了。


      这就是我阅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引领》一书的思考。(安徽省黄山市委宣传部 张妙文 (《引领》,总主编曹志祥、付宜红,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3月出版)

     

      《中国教育报》20081137